Wednesday, February 15, 2006

莫扎特交响乐乐评

莫扎特的作品浩如烟海,一时间很难入手,在此我仅拣他的交响曲推荐一下。

个人觉得莫扎特的作品每一曲都是经典,因此从听觉享受的角度来讲,重要的就不是听哪首,而是听哪个版本了。

Symphony 35 (Haffner)

Symphony 39 in E Flat Major

Symphony 40 in G Minor

Symphony 41 (Jupiter).



Josef Krips

他是演绎莫扎特的专家。大名鼎鼎的PHILIPS莫扎特交响曲全集就是由他和Neville Marriner演绎的(Concertgebouw Orchestra)。而且Neville Marriner的都是莫扎特前期作品,而后期那些重要作品(21到41)都是由Krips操刀。他其他作品中最值得一提的是于Kingsway Hall 第39和40交响曲,还有柴可夫斯基的第5。

在Krips的指挥下Concertgebouw Orchestra演奏地非常优美,完美地展现着莫扎特风格:机智、欢快、戏剧感,有种温暖的感觉。就像Charles Rosen说的,莫扎特有种把痛苦转变成愉悦的感官享受的能力。他从来不赶节奏,虽然在一些急速的乐章Krips要比Böhm或者Klemperer更快一些(例如在第26号交响曲的第三乐章,他要比Böhm快得多),但从来没有破坏莫扎特本身的优美感。他完全有资格排在其他“伟大的”莫扎特晚期交响曲之列:Böhm / Berlin (DG);Klemperer / Philharmonia (EMI);Szell/Cleveland (Sony);Bruno Walter/Columbia (CBS) 或者New York Philharmonic (Sony "Bruno Walter Edition"); Beecham/Royal Philharmonic (EMI: 第41号交响曲; Sony UK: 第35, 36, 38, 39, 40, 41号交响曲) 和London Philharmonic (Dutton).

以下将会选取其中一些经典版本介绍。





Beecham

从音质的角度来讲,他的作品很显时间的久远,那时是在真的立体声录音棚里录的,这样的录音在数字转换后仍保持了一种温暖感。他与Naxos或Dutton合作的版本较好。

他的"Jupiter"特点在于一种男性的优雅。Beecham处理每一个小节的同时十分注意重视音乐总体的推动力,他像站在高度俯视着他的音乐,有意识的而又不慌不忙地把一个个新音节展开。第二乐章是舒缓、伤感,但不是悲伤。还有Minuet(对于跳舞来说太缓慢了)是庄严而富有人性情感地。在Beecham这里,"grand"的终曲是不紧不慢的——那种激动感完全是由指挥家的控制和品味决定的。你可以听到一种健壮的音色,身体上的放松与内心的强制的结合。





Jochum

Jochum 的莫扎特第33,"Linz",39交响曲是于1954、1955在慕尼黑的居所 Herkulessaal录制的。 在这些曲目上Jochum是一位大家,他基本上全部倚仗一支现代管弦乐队和乐器的精妙,能够讨好每一位喜欢有男子气概而又不失时髦的诠释的听众。处在最佳状态的Jochum拒绝沉重感,像在月球表面行走的人一样,试着听下"Linz"交响曲,像威尼斯的pastry一样轻,但里面仍然不少神秘的馅。一切都是自然的,平静的,充满人性的——一个可爱的天才莫扎特,而不是一个冰冷的大理石的奥林匹亚神。

除去这是单声道录音,偶尔有斯斯声(只有在音乐消沉的时候才能听见),它的音质简直可以和现代录音媲美。



Furtwängler

我们都听过Furtwängler的Beethoven、Bruckner还有Brahms,但他的莫扎特怎么样?只需一句话描述我的感受:超棒!



Wordsworth

尽管称不上高雅或精致,他的莫扎特还不错,而有些时候,远远超出现在的平均水平。例如在第35号交响曲中,一切都发出滴答声,Wordsworth给我们的这个活泼而激动的演绎蕴含了相当的魅力。尽管并没有达到Thomas Beecham设立的完美标准,这个版本还是很值得推荐的。

在其他交响曲中,Capella Istropolitana大体上演奏的很好,尽管一段时间后,我感到频繁的毫无特别的小提琴白声有些单调。有时候(特别是第36号交响曲的第四乐章)弦乐部分较之作品本身太微弱微小了。更有其他时候(大多数在第39号交响曲第三乐章开始处较明显),弦乐的演奏根本不统一。从整体上来说,Wordsworth能够达到的速度范围是有局限的——他的急速乐章显得迟钝,他的行板又显得太活泼。这种缺乏多样性变化更使乐曲显得呆滞和无聊。尽管如此,偶尔的光华还是会脱颖而出,例如第36、39号交响曲的开篇乐章,生动,雅致,富有激情。.



Giulini

他和Wordsworth就很不一样。他的第39号交响曲从头到尾都有一种美丽而慵懒的味道。同时,他的演绎带有一种专为Mendelssohn的谐谑曲保留的儿童般的优美。像Wordsworth一样,Giulini的速度范围也是有局限的——而他的表现力和音色则完全不是这样。他宽阔、缓慢的速率能够使乐器丰富的音色完全发挥出来。例如进入第四乐章一分钟左右那段巴颂管与长笛。

我感到在其他版本的第39号交响曲不太有的强度、张力和戏剧感。第二乐章是敏感而深感人心的。在Giulini的手中,就像是最好的室内演奏一样精妙、亲切。唯一让我遗憾的地方就是它持续的时间不能更长。第三乐章他有意地处理成比平常版本更缓慢。尽管如此,Giulini干脆的重音和准确的清晰度使结果臻乎完美。第四乐章, Giulini放松的节奏展现出多层次的细节,而这是经常在平常那种从头冲到尾的演奏中忽略的。

Robert Heinlein曾经写到:"Never resist temptation. It might not pass your way again." 这句话也正是这个版本的莫扎特所演示的吧。



Wand

于1961录制,包括 “Linz”,“Prague”和未命名的第39号交响曲,这些应该说是莫扎特最伟大的交响曲了。每一曲的演奏,Wand都表现出一种与身俱来的对他音乐的深层理解,他以自然的速率,让人屏气凝神的清晰感,优美地平衡着木管与弦乐。

他的“Linz”最后乐章非常可爱,使整曲很成功,让人感受到莫扎特独有的精美感。他的第39号交响曲也一样热情洋溢,非常像Klemperer在1955的同曲录音。“Prague”同样卓越, Wand清晰的指挥即使在展开尤为丰富的第一乐章也从未受到质疑。

热爱优雅、古老而又现代演奏的莫扎特交响曲的人一定会乐于好好品味这个大师的可爱作品。



Peter Maag

Maag对于抒情旋律的诠释自然而使人深陷其中。他作为Furtwängler的弟子,和威尼托.帕多瓦管弦乐队有着亲密的交情。这支意大利室内管弦乐队能灵敏捕捉并演绎出他所要表现的一点微小变化,比如,你听G小调第40号交响曲的开头,他从一开始便很吸引人,或者是第39号最后乐章主旋律的最后两个音节前的那个小小的停顿,都能让你不经意地莞尔一笑;然后一切都以一个坚定的音结束。

音效很好,回音恰到好处。广告上面的乐评说是(我自己想不出更好的话):“拥有传统德国的高品质,现代哲学的优美感和威尼托.帕多瓦管弦乐队的意大利乐音”。

顺便提一下,个人认为Maag的最佳作品为“Prague”。



Karl Böhm

他与Berliner Philharmoniker合作的是市面上最容易买到的版本(一个是最后六首交响曲合集,一个是莫扎特交响曲全集),于40多年前录制,而且也可能是演绎最好的版本,据说在莫扎特作品中销量排行第一。(不好意思扯了…)

Karl Böhm被称作为上个世纪最佳的莫扎特作品指挥家,如果要总结他的特点,真的很难入手,因为从乐评的角度看,他的演绎可称为保守演绎。这并不是说他没有在原作中投入自我,而是他对莫扎特的理解、热爱、激情完全与作品本身融为一体。总的来说,他的作品速度并不是很快,刚好可以让听众掌握每个曲调的美妙。同时,他还自由地加入重复部分,最成功地例子便是第40号交响曲。而且他指挥棒下的莫扎特交响曲总是让人感觉比普通版本要短小。个人觉得他演绎最好的是第39号交响曲。这里,他把莫扎特的才华通过自己发挥得淋漓尽致。

马勒的理想是让交响乐环抱整个世界;而莫扎特以其天赋早他几个世纪就做到了。

这个世界并不需要从属于马勒巨大的创造而领悟那不能言说的精髓,我们只需要用心聆听莫扎特这个天才的叙述。而忠实地把我们带向他的人,是Karl Böhm

Related Posts by Categories